追蹤
地球是一顆很孤單的星球
關於部落格

我很笨且不擅言語
  • 4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傷痛到無聊--流行30載的Hip Hop在給誰洗腦(下)

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Hip Hop在給誰洗腦
“從音樂和流行文化本身考量,Hip Hop已經成為了工業和一種意識型態,但代價是墮落為一台印鈔機,一個充滿靈性的非洲裔美國音樂與貪婪的跨國商業資本的雜種。”萊特說,“也許大多數的Rapper仍然覺得自己還在發出來自街頭的真實聲音,但拯救它的藥方是這些富翁不能接受的。除非我們放棄MTV,不再讓歌手頻繁地在廣播與電影中出現,唱片公司不再熱衷於發掘新人,那麼Hip Hop音樂可能還算是一種藝術。”儘管Rapper仍然有足夠的創作空間來發展Hip Hop音樂,諸如Wu-Tang Clan在《Enter the Wu-Tang (36 Chambers)》中利用大量華語武俠電影配樂與片段充當BGM,以及Ahamadia大膽將非洲根源音樂與Rap結合的試驗性Hip Hop音樂,但它的流行中決大部分還是依靠世界對於黑人這種受歧視的社會邊緣次文化身分的好奇。“MTV中那些被騷得離譜的黑玫瑰環繞著,佩帶粗大的金屬飾物,身穿鬆垮棒球外套,喋喋不休的黑人不過是一些沒有身分的性感野獸。”著名自由記者阿諾德.懷特為在1996年被槍殺的Gangster Rapper--Tupac Shakur撰寫傳記《Rose That Grew from Concrete》一書中寫道,“儘管它仍然是惟一可以讓白宮與林陰大道聽到關於黑人苦難的聲音。但這些聲音的作者並不是惟一受到歧視的黑人。他們絲毫不談黑人社區中的愛滋病、犯罪問題與家庭暴力,而將反抗曲解為不負任何責任的襲警或搶劫。”
雖然在90年代末Gangster Rap仇殺中倖存下來的“Puff Diddy”聯合Eminem等Hip Hop音樂與Rock明星在去年11月大選期間提出了“不投票,毋寧死”的口號以反對布希連任,但這場運動惟一的結果不過是為“Puff Diddy”的新唱片做了幾次免費宣傳。於是又一場以音樂為主體的社會革命墮落成了塞滿幾個唱片公司頭家與前毒品販子的腰包的商業陰謀。
對於Hip Hop所包含的Scratch、Graffiti、Freestyle、Break Dance等,HipHop潮流到底算不算是一種藝術形式,始終沒有產生一種讓眾人信服的一致意見。但是Hip Hop在給商業洗腦卻成為了一致性的事實。很多NIKE的老用戶非常不解,為什麼好端端的NIKE,要搞那種大褲襠半截腿的運動褲呢,或者無緣無故發行一系列並不實用的棒球帽,同時將運動套裝的布料搞得花艷無比。這其實恰恰是因為一貫堅持年輕人策略的NIKE,突然發現了Hip Hop Power。Punk恩樂的祖師爺麥爾考姆.麥克拉倫很認可Hip Hop的文化作用,他說:“Hip Hop也許是今日惟一有意思的音樂形式,就如同10年前Levi’s將自己打扮成Punk青年一樣。”所有追逐年輕客戶群的產品,都將自己打扮成Hip Hop幫派的樣子,即便這些企業的頭腦們對自己子女的Hip Hop穿著嗤之以鼻,但是他們仍然明白Hip Hop Style已經深入人心了。
在北京的西單很容易看到Hip Hop打扮的年輕人,這裡眾多的廉價商店早已經是還沒有工作的Hip Hop少年們購物的理想場所。以網路論壇形式存在的中國Hip Hop陣線已經有7萬多人註冊了,自從2000年3月26日創立以來,每天都有數千名Hip Hop愛好者泡在這裡。在採訪中,1985年出生的馮浩說:“我們這些Hip Hop族,每天都在不停地交流,各式Hip Hop Style的運動鞋是談話中的熱門,此外國內的Hip Hop族很喜歡看Graffiti,一旦碰到街邊有好的Graffiti作品,很快就有人拿數位相機拍下來傳閱給大家,要知道即便是Hip Hop Graffiti傑作,在中國不出一周也會被管理員大叔們銷毀的。”《金融時報》認為Hip Hop已經發展為一種全球的青年文化,各種商業產品都開始用Hip Hop Style來包裝自己,在他們看來Graffiti被視作個性化的藝術表現,而不再僅僅是污染市容的惡作劇行為。以至於在《Counter Strike》這樣的遊戲中,每個遊戲者都可以在牆上或地面噴上自己的圖案,而具有中國特色的刻章辦証,也成為了Hip Hop式的次文化變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